東西問 | 田飛龍:阿富汗20年,美式民主輸出為何潰不成軍?-中國僑網
    <dd id="0urce"></dd>
    <dd id="0urce"><track id="0urce"></track></dd>
  1. <button id="0urce"><object id="0urce"><menuitem id="0urce"></menuitem></object></button>
      <rp id="0urce"></rp>
    1. <dd id="0urce"><big id="0urce"></big></dd>

      <progress id="0urce"></progress>
      <tbody id="0urce"></tbody>
        <progress id="0urce"><big id="0urce"><video id="0urce"></video></big></progress>

        <nav id="0urce"><code id="0urce"><bdo id="0urce"></bdo></code></nav>
        • 設為首頁

        東西問 | 田飛龍:阿富汗20年,美式民主輸出為何潰不成軍?

        2021年08月26日 07:31   來源:中國新聞網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視頻:【東西問】阿富汗20年,美式民主輸出為何潰不成軍?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社北京8月25日電 題:阿富汗20年,美式民主輸出為何潰不成軍?

          ——專訪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田飛龍

          中新社記者 唐偉杰

          在阿富汗苦心經營20年后,美國倉皇撤軍,塔利班“閃電奪權”,留下一個滿目瘡痍的國家?!暗蹏鴫瀳觥睌[上了美利堅的“牌位”,美國在阿富汗的“民主實驗”為什么失敗了?美式民主輸出為什么少有成功案例?西方文明是普世性文明嗎?不同文明之間該怎么相處?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田飛龍近日接受中新社“東西問”專訪,深入探討“阿富汗個案”在人類政治歷史進程中的意義。

          中新社記者:美國在阿富汗扶植的“民主政府”為何快速崩潰?喀布爾機場“帝國倉皇撤退”的場景意味著什么?

          田飛龍:阿富汗被稱為“帝國墳場”名不虛傳,“帝國牌位”中現在又增加了一個,叫做“美帝國”,它并不能“例外”。

          美國是一個善于精打細算的全球帝國,在占領阿富汗之后,想展現一種“用民主方案重建阿富汗,來炫耀美國政治制度普世性”的野心,很可惜再次重蹈覆轍?,F在撤出也不代表放棄霸權,而是想借用其所扶植的傀儡政府,及其訓練控制的政府軍作為代理工具,低成本地執行符合美國利益的阿富汗統治。

          不過,大家都在圍觀喀布爾機場“帝國倉皇撤退”的一幕幕鬧劇。很多曾為美軍服務的當地翻譯希望追隨美軍要撤到西方,可是只有那些在美國名單上要庇護的、有身份的達官顯貴才能夠進入機艙。一般的人只能在舷梯上被踐踏,甚至有人扒在起落架上,企圖跟隨美軍前往“自由天堂”,但起飛之后就被甩下來當場喪命。

        截圖自:中新視頻
        截圖自:中新視頻

          美國當然不是故意想折辱自己。美方情報部門評估顯示,阿富汗的民選政府和政府軍可以堅持較長的時間,保護他們有序的、體面的撤退,甚至可能在喀布爾機場上演各界民眾揮淚送別的帝國光榮撤退場景??蛇@一切卻因為塔利班“閃電奪權”,民選政府和政府軍體系快速崩潰,而化為泡影,讓人們看到美國民主霸權或者“民主帝國主義”潰不成軍。

          過去20年里,阿富汗沒有實現真正的和平,仍處在內戰當中。選票并沒有帶來一個真正民主、負責任的政府,美軍也沒有真正被接受認可。相反,阿富汗人民卻不斷參加塔利班以及其他一些抵抗組織發起反抗行動。越到后期,美國占領軍的合法性越是成疑,美國扶植的民選政府與政府軍,無法給阿富汗帶來真正的民主治理與和平。

          當阿富汗人民想找到一個新機會,根據自己的民族、宗教與文明基礎,來重建一個新阿富汗時,就為塔利班重回政壇創造了政治基礎。這也是為什么美國決定撤軍之后,其所扶植的民選政府迅速崩潰的原因。此時,美國仍非常不負責任、簡單粗暴地撤出,這種無序和自私加重了恐慌和無政府式混亂。

          美國想維持一個“效忠”的、徒具“民主”外形的、傀儡性的代理政權。遺憾的是,無論在制度配置還是武器系統上多么“豪華”,它還是快速崩潰了,美國迎來了類似1975年的新“西貢時刻”。

          美國的民主輸出,遺忘了政治建設的根本:人民才是江山,其文明歸屬和主權權利必須得到完全尊重。

        李駿 攝
        李駿 攝

          中新社記者:阿富汗戰爭20年,美國向世界證明了什么?為什么說這可以視作是“西方民主烏托邦主義的失敗”?

          田飛龍:美國發動阿富汗戰爭并持續占領的20年,既是美國以“反恐”作為理由,鞏固擴大全球霸權的20年,也是美國將阿富汗作為實驗樣本,希望在伊斯蘭世界樹立一個美式民主典范的20年。

          “反恐”的帝國政治紅利已經透支見頂,美國并未借助它與盟友的行動徹底鏟除恐怖主義,反而與恐怖組織產生了各種復雜的利益聯系。其在伊斯蘭世界所做的民主實驗,也決定性地失敗了。

          回顧這20年,從打敗塔利班,到建立一個“民選”的阿富汗政府,再到不負責任地撤軍,美國幾乎按照標準化的美式民主程序,推動阿富汗政治重建,它希望通過引入“人權加民主”,將美式民主的整套觀念和制度,移植到阿富汗這片領土上,來實現美國民主夢在當地扎根,從而向全世界展現美式民主是“普世價值”。

          也就是說,凡是接受美式民主的改造方案,就會與美國一樣,享有一個現代化的、自由而繁榮的秩序,并且融入全球化。

          可是這一切,都像幻影一樣消失了。

          我們看到,在撤退“逃命”的過程當中,美國人是絕對優先的,一個自私、“甩鍋”、不負責任的美國,呈現在眼前。

        當地時間8月16日,等待撤離的人群聚集在阿富汗機場。
        當地時間8月16日,等待撤離的人群聚集在阿富汗機場。

          20年的阿富汗戰爭以及民主實驗,展現了美帝國“始亂終棄式”的民主輸出,這應引起全世界的反思,并且也證明了這是以美國為基礎的民主烏托邦主義決定性大潰敗。

          “民主烏托邦”就是弗朗西斯·福山所說的“歷史終結論”的基本方案。福山只看到了歷史的表象,并誤以為真相。從冷戰歷史及結局看,好像是美國戰勝了蘇聯,也就是所謂的資本主義“自由民主”,戰勝了所謂的社會主義“專制集權”。他得出的一個簡單結論是,美國給人們展現出來的文明及制度體系,就是歷史的終結版本,是全世界各國所要模仿的對象。

          不僅成長于美國的福山這么看,第三世界發展中國家很多知識分子也深深信服這一點,認為自由民主之外不再有“歷史”,更不會有本質性的“發展”。但實際上在非西方的范疇里面,在發展中國家政治轉型于政治現代化的過程當中,復制西方民主、美式民主成功的個案寥寥無幾。

          阿富汗是最新一例,它證明了西方民主并不具有真正的“普世性”。在現實不斷“打臉”之下,福山早已出現了理論上的自我懷疑和修正,但作為絕對理念的“歷史終結論”仍然具有強大如幽靈般的誘惑和誤導力,并對美式民主輸出的接連失敗負有思想責任。

        資料圖:當地時間8月15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民眾在銀行外排隊取錢。阿富汗塔利班發言人當天宣布,塔利班武裝人員已進入首都喀布爾
        資料圖:當地時間8月15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民眾在銀行外排隊取錢。阿富汗塔利班發言人當天宣布,塔利班武裝人員已進入首都喀布爾

          中新社記者:為什么美式民主輸出少有成功案例,其所代表的西方文明卻認為自己是“普世價值”?

          田飛龍:阿富汗戰爭及其秩序重建是美式民主在阿富汗的一次完全實驗,完全展開,完全失敗。在占領軍的強制秩序下,美國可以完全按照心意在這片土地上,以美式民主的標準方案進行政治建設,結果卻是一塌糊涂。

          如果美國民主輸出的理念真是“普世”的,那么在阿富汗就應該成功,而在阿富汗之外也應該可以找到適用于別的國家和地區政治重建的成功案例。實際上,很多失敗國家就是由于移植美國民主所導致的結果。相反,有些國家沒有按照西方民主的路徑去走現代化道路,反而走出了一條康莊大道。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全球與當代中國高等研究院院長鄭永年教授在他的比較政治研究和時政分析中,讓所有人看到美式民主偽裝成一個“普世”性文明形態向外輸出,但它所留下的,更多是需要世人審慎思考對待的負面遺產。

          美式民主及其代表的西方文化被當成普世性文明是有具體歷史與觀念原因的。

          其一,是“地理大發現”的新紀元因素。從公元1500年以來,西方從大航海、大殖民開啟的技術、制度以及生產力極大爆發主導了全球秩序,西方把自己的區域文明膨脹為一個“普世”文明。

          西方在走向世界舞臺中央的過程中,逐步忽略了自身文明的限度,造就了西方文明中心論、優越論,以及一種所謂“東方主義”的歧視性意識形態。這就產生了許多以西方為唯一正確標準的“天堂敘事”,似乎非西方國家及其文明和政治形態均不具有合法性,皆為柏拉圖式“洞穴”之物,而需要領受西方文明之“光”進行啟蒙式拯救。

          其二,是由于歷史造成的現實經濟發展程度差距很大,制度現代化程度有別。一些非西方國家(比如阿富汗)的世俗化精英知識分子,心目中產生了一種對美國放棄理性思考的徹底膜拜。

          他們誤以為美式民主能帶來一條光明的道路,而忽視了西方歷史性成功的殖民掠奪本質、霸權等級性秩序,以及民主治理在其中的后發性和內部效用邊界。

          這些折服西方霸權、一知半解移植西方知識和民主制度的“公知”類精英,喪失了自身的文明自信、民族立場和真正平等的理性心智,是各自失敗國家的關鍵責任人。

          東西方的這兩種歷史誤會造成了美式民主在全世界反復出現“始亂終棄”式政治重建的悲劇故事。這確實要引起美國或西方本身,以及發展中國家非常深切的反思。

          阿富汗的“美式民主”失敗在人類政治歷史進程當中,是一個重要個案,提醒人們文明必須是多樣化的,文明之間不只有沖突、競爭,還有交流、互鑒。阿富汗的新政權與新歷史,或許有助于對“美式民主”的去魅化。

        當地時間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塔利班武裝成員在街頭巡邏。
        當地時間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塔利班武裝成員在街頭巡邏。

          中新社記者:不同文明應該怎么相處?是不是只有沖突?真正的普世性政治文明應該是什么樣態?

          田飛龍:每當涉及伊斯蘭世界與西方世界的沖突,人們都會提到美國學者亨廷頓的“文明沖突論”。阿富汗這個地方的確有文明沖突的一面,但大概念之下,還有一些非常具體的概念,比如民族宗教問題,宗教與世俗化問題,地緣秩序及地區合作問題。這些在“文明沖突”的宏大語詞之下,有時候反而被遮蔽與消解了。

          分析阿富汗問題,既要有亨廷頓式的文明沖突論視野,也要對文明做一個恰當的要素分解。這樣才能夠對阿富汗問題細致觀察,從而加以科學的診斷,找出阿富汗重建的恰當道路。

          國際社會應該從以往阿富汗作為“帝國墳場”,以及西方殖民主義和美式霸權主義在這個地方的失敗當中吸取教訓。最關鍵的就是,要真正回到一個不干涉內政的國際法原則之上,尊重阿富汗自主的民族和解及人民主權。

          既往無論是西方的殖民主義,還是美國的霸權主義,過度干涉阿富汗的內政,過分貶低了阿富汗自身宗教文明的合法性、正當性,實際上阻擋與否定了阿富汗人民根據自己的文明和宗教傳統來尋求發展道路、尋求現代化路徑的正當權利,越俎代庖地打斷了阿富汗自身文明演化與現代化的正常進程。

          其結果是,一種外來的、以“民主”符號壟斷的新文明并沒有在當地扎根,而原有文明又處于壓抑狀態,從而難以跟西方文明進行有效溝通與適應。阿富汗人民在其中無所歸依,無人負責,承受無序、停滯的政治災難。

          在阿富汗,如何重建一個包容性的政府,使新政府既能夠立足于自身宗教文明和民族團結,又能夠采取恰當方法進行現代化經濟發展以及與外部世界進行有效溝通,這是國際社會應該關心和幫助的。

        當地時間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進入總統府。
        當地時間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進入總統府。

          真正的普世性政治文明,是要符合自身文明傳統與現實國情,始終對具體人民的幸福生活負責,尤其是要相互尊重及對霸權說不。普世的現代化發展模式應當是“和而不同”的多元化選擇,是文明之間的真正平等與互鑒的展現。

          當每一種文明都能夠正當地、負責任地走出一條現代化道路之后,能夠“各美其美”,才是未來人類政治秩序和諧的正常樣態,而并不是一再看到美式民主一次次失敗的強制性輸出,以及與其他文明之間的不平等的霸權等級關系。

          每一種文明在其將個人、家庭以及族群協調到一個較大規模共同體的過程當中,都能找尋到適合自己文明、文化、社會以及意義體系的一套方法。這種方法對于人類怎么樣過群體生活,對于人類命運共同體怎么樣集腋成裘,一步步擴大到更普遍的秩序,都是有資格作出獨特貢獻的。

          所以應該尊重文明多樣化,以及尊重各國自主選擇發展道路的正當權利,不干涉內政,共同回到謀求和平發展、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正道上面來。只有這樣,由美式民主強制輸出與美國霸權無序外溢所帶來的那些政治的悲劇、人民的悲劇、難民的悲劇與文化的悲劇,才不會重演,一個“各美其美”、平等互利、共同發展、人心契合的美麗新世界才會呈現。(完)(單冰潔、董寒陽對本文亦有貢獻)

        【責任編輯:梁異】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

        Copyright©2003-2021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