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問 | 朱永彪:美國撤出后,阿富汗政局前景如何?-中國僑網
    <dd id="0urce"></dd>
    <dd id="0urce"><track id="0urce"></track></dd>
  1. <button id="0urce"><object id="0urce"><menuitem id="0urce"></menuitem></object></button>
      <rp id="0urce"></rp>
    1. <dd id="0urce"><big id="0urce"></big></dd>

      <progress id="0urce"></progress>
      <tbody id="0urce"></tbody>
        <progress id="0urce"><big id="0urce"><video id="0urce"></video></big></progress>

        <nav id="0urce"><code id="0urce"><bdo id="0urce"></bdo></code></nav>
        • 設為首頁

        東西問 | 朱永彪:美國撤出后,阿富汗政局前景如何?

        2021年08月26日 07:43   來源:中國新聞網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視頻:【東西問】朱永彪:美國撤出后,阿富汗政局前景如何?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社蘭州8月25日電 題:美國撤出后,阿富汗政局前景如何?——專訪蘭州大學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

          中新社記者 馮志軍 李亞龍

          短短10天時間,被稱為“亞歐十字路口”的阿富汗局勢風云突變,塔利班時隔20年重新掌握政權。戰亂、難民、外國駐軍、恐怖組織等如烏云般籠罩在阿富汗上空,內憂外患錯綜交織。

          從歷史上看,是什么造成了阿富汗如今的局面?塔利班如何在阿富汗崛起?未來阿富汗政局前景將如何?蘭州大學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近日接受中新社“東西問”獨家專訪,進行深度解讀。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美國加速撤軍損害“隊友”信任

          中新社記者:美國加速撤軍隱藏著其對阿富汗政策怎樣的調整與布局?會否引起美國國內的政治危機?

          朱永彪:首先,美國加速撤軍和其整個國際戰略調整有很大關系,從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等公開文件可以看到,美國認為阿富汗對國家安全已不太重要,同時認為中俄成為其主要競爭對手。這也是從奧巴馬到特朗普,再到拜登政府都一再想從阿富汗撤軍的重要原因。

          第二個原因是,美國感覺到了“戰爭疲勞”。持續了近20年的戰爭,美國國內無論是在財力投入上,還是人員損傷上,抑或是國際國內的輿論關注度方面,都對這場戰爭產生了比較強的厭倦情緒。

        當地時間8月16日,等待撤離的人群聚集在阿富汗機場。
        當地時間8月16日,等待撤離的人群聚集在阿富汗機場。

          事實上,美國國內在阿富汗問題上還有很多不同意見,始終沒有形成特別統一的民意基礎,無論是從白宮到國會兩院,還是軍方、情報界,乃至智庫學者等,在這個問題上都存在分歧,甚至撕裂。一部分人主張美國快速脫身,但另一部分人認為這可能損害美國利益。

          此次美國撤軍,導致其國際戰略的威望和盟友對美國的信任及信心大受沖擊。雖然現在很多人說阿富汗不是美國的盟友,但按照美國的法律及公開表態,阿富汗確是其盟友?,F在美國基本上將其盟友拱手相讓,今后其他“隊友”對美國的信任顯然會打折扣。

          塔利班勢如破竹背后另有隱情

          中新社記者:塔利班勢如破竹的攻勢背后,是因為其自身實力增強?還是另有隱情?

          朱永彪:從一開始,美國對阿富汗歷史和國情的認知,無論情報界還是智庫學者,都是戴著有色眼鏡的,并沒有用客觀、真實、公正的態度去認知阿富汗。這導致美國在和阿富汗打交道的過程中,完全是以美國的方式來處理很多事情。

          塔利班勢如破竹實際上有多方面原因,一是美國倉促撤軍,包括此前巴格拉姆空軍基地里的美軍快速撤離,甚至是偷偷逃離,都令阿富汗政府軍的士氣非常受挫,讓其認為自己不再被美國信任,這對他們的打擊非常大。

        當地時間8月16日,等待撤離的人群聚集在阿富汗機場。
        當地時間8月16日,等待撤離的人群聚集在阿富汗機場。

          另一方面,2018年后,美國長期與塔利班和談,并逼迫阿富汗政府加速國內和平和解進程的戰略,具體措施方面也有很多漏洞,或者說急于求成甚至不擇手段。例如一再向阿富汗政府施壓,要求塔利班做出各種讓步。同時,在特朗普時期,美國和塔利班的談判過程中,阿富汗政府被完全甩在一邊,基本沒有參與。

          塔利班也要求與美國直接談,而不是同美國扶植的阿富汗政府談。美國基本上是被塔利班牽著鼻子走,甚至要求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分享政權,建立一個以塔利班為主體的聯合政府,絲毫沒有考慮阿富汗政府的合理訴求。在此過程中,阿政府軍也失去了作戰目標和斗志。

          此外,很長一段時間,阿富汗政府軍都是在美軍或者北約軍隊的“陪伴”下作戰,現在美國和北約軍隊撤離,阿政府軍失去了“主心骨”,最終導致全線潰敗。

        當地時間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塔利班相關人員在街頭巡邏
        當地時間8月16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阿富汗塔利班相關人員在街頭巡邏

          塔利班重新執政面臨多重挑戰

          中新社記者:在穩定阿富汗國內局勢和外交方面,重新執政的塔利班將面臨哪些挑戰?這將對周邊政治生態安全帶來哪些影響?

          朱永彪:相比20年前,重新掌權的塔利班似乎變得溫和了不少。目前來看,主要原因是塔利班內部結構非常復雜,其中部分人確實是有溫和性改變的想法,但另一部分人可能更多是一種策略性的權宜之計,這或許是相互交織的客觀存在。但同時又存在另一問題,即塔利班這一溫和政策能持續多久,持續到何種程度。

          未來塔利班面臨的困難,比垮臺的阿富汗政府只多不少。既有央地矛盾、發展國民經濟、保障民生等老問題,也有塔利班作出承諾要保障婦女權利、切斷同“基地”等恐怖組織的聯系等新問題。這些承諾能否履行,從而換取國際承認和國際援助,是很大的挑戰。

          國際社會對塔利班還有一個擔憂:他們會否對承諾進行重新解讀或修正?比如塔利班承諾允許女性在伊斯蘭教義框架下可以享受教育和工作的權利,但這里的“教義”到底應如何理解,仍有很大解釋空間。

          另外,塔利班中央政府可能有這樣的政策,但是在中下層強大民意基礎的作用下,會不會重新回歸過去極端的意識形態?目前來說,也不好打包票。

          事實上,塔利班內部由好多部落組成,在美國扶持的原政府執政時,他們擁有統一目標,而當這個目標倒臺,未來可能更復雜。也就是說,在“打江山”的時候實際上是相對容易統一的,但打下江山需要治理國家的時候,面臨分權等問題,就成了塔利班的一大挑戰。

          相比2001年之前,阿富汗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當時塔利班管理的整體上是比較純粹、單一的,大多數都是比較落后的鄉村人口。但現在城市人口規模擴大了,受教育群體在快速增加,與外界接觸也越來越通暢,治理環境和過去發生了很大變化,這對塔利班也是一個重要挑戰。

          除了內憂,還有外患。塔利班還面臨著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潛在的制裁、封鎖,甚至軍事打擊的可能性。還有如何處理與“基地”組織等一些外來極端主義恐怖勢力的關系,無論此前是合作還是競爭關系,要想贏得國際社會的認同,仍“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完)

          作者簡介:

          朱永彪,河南臨潁人,蘭州大學政治與國際關系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現任蘭州大學一帶一路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教育部國別和區域研究中心——蘭州大學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2008-2018年任蘭州大學中亞研究所所長助理。兼任金磚國家智庫合作中方理事會理事、海南中金鷹和平發展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察哈爾學會研究員等。

        朱永彪 本人供圖
        朱永彪 本人供圖

        【責任編輯:梁異】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

        Copyright©2003-2021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