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發現先秦時期聚落遺址 為研究古蜀文化提供重要材料-中國僑網
    <dd id="0urce"></dd>
    <dd id="0urce"><track id="0urce"></track></dd>
  1. <button id="0urce"><object id="0urce"><menuitem id="0urce"></menuitem></object></button>
      <rp id="0urce"></rp>
    1. <dd id="0urce"><big id="0urce"></big></dd>

      <progress id="0urce"></progress>
      <tbody id="0urce"></tbody>
        <progress id="0urce"><big id="0urce"><video id="0urce"></video></big></progress>

        <nav id="0urce"><code id="0urce"><bdo id="0urce"></bdo></code></nav>
        • 設為首頁

        成都發現先秦時期聚落遺址 為研究古蜀文化提供重要材料

        2021年08月26日 09:15   來源:光明日報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成都發現先秦時期聚落遺址 為研究古蜀文化提供重要材料

          8月25日,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對外發布,在成都市郫都區犀浦街道發現一處周代遺址——犀園村遺址。該遺址是成都平原少有的從西周中晚期至春秋時期連續發展的遺址,其春秋時期的墓地是目前成都平原發現的同時期規模最大的墓地,層位關系清楚,可以作為成都平原春秋墓葬考古的標尺。

          犀園村遺址的發現,對于成都平原周代文化細化時間維度、復原歷史文化面貌、重現社會組織形式、揭示喪葬習俗等,具有重要意義,是了解與研究古蜀文化不可多得的材料。

          發現春秋時期大型公共墓地

          2020年10月,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隊會同郫都區文物保護所,對犀方路小學項目地塊進行文物勘探時,在項目紅線內發現一處先秦時期的聚落遺址。

          經國家文物局和四川省文物局批準,2021年3月至今,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對該遺址進行了詳勘和搶救性發掘,證實為西周中晚期至春秋時期的遺址。

          發掘現場負責人熊譙喬介紹,此次搶救性發掘發現了豐富的遺跡現象,出土了大量的遺物,共清理出西周和春秋時期的墓葬80余座、房址10余座、灰坑60余個、灰溝3條、窯1座、灶1座,出土了大量的青銅器、玉石器、陶器等遺物,青銅器主要有劍、帶鉤、印章、敦等,其中柳葉形劍、印章等都是典型的蜀文化器物。

          “從遺跡和遺物來看,該遺址可以分為兩個大的階段?!毙茏S喬認為,第一階段是西周中晚期,該階段的遺跡為大量的房址、灰坑、窯址、灶等生活類遺跡以及少量的墓葬,遺物主要為罐、甕、盆等生活類陶器,說明該遺址在這一階段是作為居住址使用;第二階段為春秋時期,該階段的遺跡為大量的墓葬以及少量的灰坑、灰溝等,遺物主要是隨葬用的青銅劍、磨石以及陶罐等,說明該階段主要是作為墓地使用。

          本次發掘還積極開展植物考古、動物考古、環境考古等多項科技考古工作,獲取了大量動植物遺存。

          發掘多座西周建筑基址

          西周時期的建筑遺存是本次發掘的重大發現,主要分為基槽式建筑和柱洞式建筑兩種。在發掘區內發現可合圍建筑多達15座,同時還發現一些柱洞內埋藏了鉆孔的卜甲,基槽內放置了完整的陶罐。

          “大規模的建筑群和特殊的奠基行為,表明該聚落等級不低,應是一處中心性聚落址?!毙茏S喬介紹,根據遺留下來的殘垣斷壁,可以想見聚落鱗次櫛比、人聲鼎沸的盛況。

          據介紹,到了春秋時期,該遺址主要作為公共墓地使用。墓葬中出土了大量柳葉形劍,體現了古蜀亦農亦兵的社會組織形式。柳葉形劍器形小巧、造型古樸,是最具蜀地特色的武器。而敦一般被認為是楚文化的典型器物,此次在成都平原的東周墓葬中也有發現,這體現了蜀國與楚國之間的文化交流。

          陶器是考古發掘中最常見的遺物,具有數量大、演變快、文化間差異大的特征,對于考古學分期斷代和文化間比較具有重要意義。在成都平原以往發現的先秦遺址中,春秋時期的遺址比較少,出土陶器也不甚豐富。此次發掘出土了大量可復原的陶器,有罐、盞、豆、器蓋等,具有鮮明的區域特質和時代特征,填補了成都平原春秋時期考古學文化的空白。

          這批東周墓葬還普遍存在隨葬鹿骨的現象。犀園村各墓無論大小,都有隨葬鹿骨的葬俗,隨葬部位主要是肢骨,另有少量的下頜骨和脊椎骨。各墓隨葬鹿骨數量多寡不一,多者10余件,寡者僅1件。

          “鹿在古蜀社會中具有財富象征和祭祀的意義,在成都平原,將鹿用于祭祀的現象早有淵源,在金沙遺址祭祀區就發現過大量鹿角?!毙茏S喬說,隨葬動物與經濟生活緊密相關,大量鹿骨的發現,反映了當時狩獵業發達,表現出狩獵在古蜀人的生產和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

          可作成都平原春秋墓葬的標尺

          “該遺址的主體年代為周代,是成都平原少有的跨越西周、東周的先秦遺址?!毙茏S喬說,從目前搶救性發掘的成果看,該遺址是成都平原一處非常重要的先秦時期遺址。

          此前,成都平原發掘過上千座東周墓葬,但絕大多數是戰國墓葬,可明確斷定為春秋墓葬的更是屈指可數。

          讓考古學家欣喜不已的是,此次發現了80余座春秋時期墓葬,層位關系清楚,出土遺物豐富,可以作為成都平原春秋墓葬的考古標尺,對于研究春秋時期的考古學文化具有重要意義。

          熊譙喬介紹:“該墓地排列有序,朝向統一,顯然經過精心規劃,表明該區域是一處重要的公共墓地,對于深入研究成都平原古蜀先民的喪葬習俗、禮儀制度等具有重要意義?!?/p>

          該聚落在西周時期為居住址,東周時期為墓地,這種歷時性的變化,正是探討聚落變遷及其背后動因的絕佳材料,對于分析和研究古蜀聚落的社會結構和文化變遷提供了重要的范本。

          據推測,犀園村遺址處在以寶墩遺址、三星堆遺址和金沙遺址等為代表的早期蜀文化向以商業街船棺葬、新都馬家木槨墓、雙元村墓地等為代表的晚期蜀文化過渡的關鍵節點上。西周、春秋二疊層的發現意義重大,為建構和完善成都平原先秦考古學文化的時空框架提供了重要材料,有助于深入探討十二橋文化、新一村文化間的演變關系。

          “由于目前整理工作仍然在緊張進行中,當前的認識僅是初步的,隨著后續發掘與整理,我們相信將不斷取得新的發現與更深入的認識?!毙茏S喬說。

          (本報記者 周洪雙 本報通訊員 陳晨)

        【責任編輯:李明陽】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

        Copyright©2003-2021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